课程教育研究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简介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学术期刊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公告 课程教育研究期刊目录 课程教育研究投稿须知 课程教育研究编号查询 课程教育研究征稿启事

主管: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厅
  中国外语学习学研究会
主办:内蒙古自治区北方文化研究院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com
网  址:http://www.kcjyyj.com
数据库收录:万方网收录
我刊入选第二批学术期刊名单
期刊类别:纯教育、G4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5-3089
国内统一刊号 CN 15-1362/G4
邮发代号:16-129

我刊投稿论文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我刊投稿论文 >
2022-05-24 | 所属栏目:我刊投稿论文 | 阅读次数:

  【摘要】热播剧《小舍得》涉及不尽如人意的教育现状。在教育促进社会阶层流动的同时,社会阶层流动也引发教育焦虑。“中产阶层”的教育焦虑在于维持的艰难和滑落的痛楚,“底层”逆袭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教育是否公平。教育竞争扰乱了儿童与成人的边界,儿童过早失去童年可能会人格分裂,也可能会早熟。被竞争催熟的还有教育市场。
  【关键词】热播剧  基础教育  焦虑  竞争  内卷  热屋效应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21)09-0042-02
  电视剧《小舍得》保持了同名小说写实主义风格,切中基础教育要害,受到观众关注。剧情围绕教育、婚姻、阶层等社会热点,在矛盾与张力中向前铺展,最后在温情中收尾。[1]在当下教育环境中,大团圆的结局与其说是对社会现实的美化,不如说对基础教育问题的反思。一部电视剧能揭露令人诟病的基础教育问题实属不易,我们不应苛求它交出解决问题的完美方案。
  一、剖析:教育与社会阶层流动的问题
  热播剧《小舍得》围绕小升初塑造了三个典型的家庭。夏欢欢、颜子悠、米桃是五年级的孩子,三个家庭关系微妙。夏欢欢、颜子悠的妈妈是异父异母姐妹,除了家庭矛盾爆发外,两人在教育理念上不断发生冲突,最后握手言和。米桃妈妈是两家的钟点工,在教育观念上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三个家庭分别代表了教育暗潮涌动下的三种社会阶层。颜子悠家、夏欢欢家分别代表了“中产阶层”的上升和滑落,米桃家代表了“底层”的逆袭。
  (一)“中产阶层”维持的艰难——以颜子悠家庭为例
  剧中颜子悠出场时成绩名列前茅,极有希望考进最好的民办初中,身上寄托着外婆和妈妈的希望。颜子悠的分数、名次,是她们骄傲的资本。在爷爷奶奶的资助下,颜子悠的生活条件比较好,爸爸基本打游戏。颜子悠由妈妈一手抚养,其成长多受到外婆和妈妈的影响。田雨岚的人生经历决定了她的人生价值观和教育理念。
  蔡菊英和田雨岚相继通过婚姻实现跃层,表面上过着“中产阶层”的生活,心里却缺乏安全感。事实证明她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当房产证和存款作为感情的试金石引发一系列家庭矛盾时,南建龙的一句话,让蔡菊英哑口无言。蔡菊英受到沉重打击,离家出走,却无处可去。田雨岚身为女儿,想向母亲伸出援助之手,却力不从心,房子和存款都是公公婆婆的,她是受制于人的。在与姐姐交锋的过程中,田这个人设不讨喜,但也并非一无是处。她深知自立自强的重要性,不愿意儿子像丈夫一样“啃老”,因此倾尽全力培育儿子,将重心放在儿子学习上。
  (二)“中产阶层”滑落的痛楚——以夏欢欢家庭为例
  夏欢欢也出生于一个“中产阶层”之家。父母均名校毕业,事业有成。他们堪称模范父母,奉行“快乐教育”原则,培养夏欢欢的才艺特长,呵护夏欢欢的童年。夏欢欢是在外婆和妈妈的羽翼下长大的。在田雨岚炫耀颜子悠的考试成绩时,她不屑一顾地说:“我们家孩子就是没有那种匮乏感,几代人用不着攀附谁,也不用靠什么改变命运,打根上就没有那种急火火的意识。”与蔡菊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赵娜家境殷实、才华横溢,婚后琴瑟调和。如果不是南建龙病危,蔡菊英根本不可能乘虚而入。
  然而,夏欢欢的成绩一落千丈,全家人失去骄傲的底气。夏君山和南俪小心翼翼呵护她的自尊心,千方百计送她去补习班。随着矛盾的激化,蔡菊英情急之下指出南俪的尴尬处境:“富不过三代,穷不出五服。我是不如你妈妈,但是岚岚的日子,过得不比你差,我们家子悠,聪明用功,学习比你们家孩子强多了。我们家是往上走,你们家呢?谁比谁强,还得再看下一代!”南俪因职场受挫进一步认识到教育的问题,观念发生改变,瞬间理解了田雨岚的立场,并迅速化身为“虎妈”。在激烈的竞争中不进则退。
  (三)“底层”逆袭的成功或失败——以米桃家庭为例
  米桃在电视剧《小舍得》中是“底层”逆袭成功的形象。编剧在创作时可能不忍心触碰米桃这一类人物所肩负的“知识改变命运”的压力,也无意探讨“寒门能否出贵子”这个敏感话题,而对结局进行了美化。米桃的父母均是外来务工人员,生活拮据却积极向上,节衣缩食支持米桃读书。在学校和社会的无私帮助下,米桃實现全家人的梦想并非难事。剧中,米桃的苦恼源于她对阶层的敏感,主要表现为她与夏欢欢的罅隙。两个女孩经历过成长之痛后,最终握手言欢。
  米桃在小说《小舍得》中是“底层”逆袭失败的典型形象。作家刻画“寒门学子”米桃这个人物形象的寥寥几笔,秉持一贯的现实主义风格。在原著中,米桃是个智商一般的女孩,爸爸是公交公司的外来务工人员,妈妈留在安徽老家种茶。“她像一只跟随爸爸的小候鸟,好不容易落脚在这城市的台阶上,想从这里起飞。她的路途是一目了然的:如果读不好,,5年后,就只有回家种茶了,或者去当打工妹。”[2]过于艰难、过于懂事、过于用功,是米桃的与众不同之处。
  二、探索:儿童与成人的边界
  热播剧《小舍得》揭示的基础教育问题涉及成人与儿童的矛盾和张力。诚然,在教育作为促进阶层流动、维持社会和谐的一种有效方式的前提下,考试有存在的合理性。在出现更公平的评估指标之前,分数是学生“优胜劣汰”的决定性因素,升学率则相应地成为衡量学校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一)颜子悠——分裂型
  田雨岚的育儿理念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她坚定地认为,“考上好大学就必须上好高中,考上好高中就必须上好初中”。在她眼里任何事情都不如升学重要,因此在颜子悠的学习上用力过猛。[3]如果把中考、高考比作长跑,那么逼迫孩子从起跑阶段就抢跑,有可能会提前耗尽孩子对知识的好奇、对未来的渴望。长年累月的超前学习和对兴趣爱好的压抑,最终导致颜子悠人格分裂。
  (二)夏欢欢——天然型
  夏家奉行“快乐教育”法则,尊重孩子的身心发展和兴趣特点,给孩子自由的空间。比起学习,更注重美好的亲子时光,想让孩子拥有快乐的童年。

gzslib202205222002


版权所有:课程教育研究杂志 网站地图 最近更新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com
第二批学术期刊,万方网收录,欢迎投稿!
国际标准刊号:ISSN2095-3089,国内统一刊号CN15-1362/G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