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教育研究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简介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学术期刊 课程教育研究杂志公告 课程教育研究期刊目录 课程教育研究投稿须知 课程教育研究编号查询 课程教育研究征稿启事

主管: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厅
  中国外语学习学研究会
主办:内蒙古自治区北方文化研究院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com
网  址:http://www.kcjyyj.com
数据库收录:万方网收录
我刊入选第二批学术期刊名单
期刊类别:纯教育、G4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2095-3089
国内统一刊号 CN 15-1362/G4
邮发代号:16-129

我刊投稿论文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我刊投稿论文 >
2022-05-17 | 所属栏目:我刊投稿论文 | 阅读次数:

  【摘要】在高职阶段,标准化教育仍然存在,但是高职教育的校园生活与教学方式与之前的教育阶段不同,差异化学习得以呈现,同时校企合作、学生实习等新的教育形态的存在为教师与学生的觉醒创造了条件,在高职教育与社会生活的黄金间隔期,学生实现了自我的重新认知与释放。
  【关键词】标准化  差异化  学习  释放
  【中图分类号】G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21)09-0017-03
  一、教育中的标准化
  学校教育是人类凝聚社会共识的产物。[1]在当今社会,我们的标准化教育之所存在,就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对合格社会人的要求达成了共识。按照美国教育学家杜威的观点,教育是为学生未来的社会生活作准备的。[2]但是,杜威并没有说明教育是学生的主动作为,还是学生的被动行为,在我们的理解中只要是教育,特别是初等教育与中等教育,都是我们的成人社会,或者说是我们的专业人士应成人社会的要求制造出的标准来强加给我们儿童、青少年的。
  标准化考试作为标准化知识的一部分和标准化知识的延伸,相比浩瀚无边的知识体系,本身存在着定义清楚、边界清晰、内容容量较小的优点,以考试来代替教育本身,来代替知识本身。如果说,出于教育本身,,我们有必要向幼儿输送最基本的社会观点,教授基本的社会生存技能,那么在我们的初高中阶段,我们仍然一如既往地采取标准化知识的教学,采取标准化知识考试,那么我们有理由不赞成这种教育方式。采取严格的标准化知识体系的中国基础教育,还是部分成功的,因为它的知识体系完整,涉及的知识细腻饱满,为标准化知识教育体系下胜出者打下了较为扎实的基础,它更多的是失败,因为,当这种教育体系需要掉转方向,驶向另外一个彼岸时,它尾大不掉。
  社会是不同于学校的世界,存在不同的利益集体,从标准化知识教育中走出来的个体,在社会职场开启的是差异化知识体系学习。因为他们从事不同的职业,属于不同的利益集体,利益诉求不同,更重要的是他们采取的是主动式学习。他们之所以会采取主动学习,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所面对的社会环境不同于校园,社会知识与职业知识呈碎片化展现,同时,他们缺少类似校园教育中的教师与学校的主动赋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可以放弃主动作为,但是,在激烈的现代竞争下,那就意味着沉沦,在工作与生活的重压之下,任何一个心智成熟的个体都会选择主动作为。在社会生活中标准化知识是不存在的,社会准则却真实存在,也正是因为社会准则的存在,我们的社会永远会在金字塔型的社会组织框架下运行,每一个成人个体在社会金字塔结构下都有自己精准的社会定位,任何一个个体不可能拥有完全对等的社会地位,这是最重要的社会知识,每一个成熟的社会个体获取的社会知识最终都会与自己的社会地位一一对应。职业知识表面上看是标准化知识,但是,职业知识最终的发展方向是社会知识,换而言之,也就是通过职业知识上的进步实现个人在社会金字塔上的空间提升,否则,职业知识没有任何意义。这与在校园环境下,学校教育环境下的标准化知识完全不同。
  二、差异化学习的确立
  导致差异化学习的主因是学生学习环境的变化。高职学生虽然在高职阶段还得接受标准化知识教育,但是,他们所处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学生学业压力下降,大学校园社团活跃,教师教学方法由填鸭式逐步变为引导式。高职学生刚刚度过了紧张、压抑的高中阶段,虽然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可能认为由高中到大学的跨越不算十分成功,但是,他们终于在一块大陆着陆,是时候好好欣赏周边的风景。在高中阶段高强度的学习压力下,他们很难审视自己,很少关注周边的环境,现在不一样了,在没有课,或者周末的休息日,他们会学会自己与自己对话,这种对话不是一种类似瑜伽或者禅修似的静修,相反在他们的年纪,他们还是需要借助外物来实现对自己的评价,这种尝试是广泛而深入的,因为他们不会节制自己的情感。他们试图在学习以外找到自己精神的归属,这是一种基于高中繁重学习的一种自我释放,但是,这种释放大部分是不成功的,过度的娱乐会导致内心的疲乏,完完全全走向疲劳学习的反面。于是,这些学生群体中最不安分群体率先回归正常的校园生活,当然,作为更多的个体而言,他们不是走极端的类型,往往他们的表现中规中矩,但是,大学生社团的存在与活跃,将会对他们的大学生涯产生不可想象的影响。这是因為学生社团完全是学生自发组织的,作为在高职校园中的次级团体,它们部分地构建了自己的社会体系,成为校园中一个特色分明的次级社会形态,当然其作用又与领导者的组织能力、活动频率、活动范围密切相关。[3]在社团内部并没有明显的身份分化趋势,也就意味着,并没有明显的呈现金字塔的社会结构,但是,在社团内部却产生了个性化知识与个性化学习,社团学员在释放自己的同时,正在为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做着重要的准备——重新认识自己,他们参加了各种社团,但是没有人可以确信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吉他演奏家、演讲家、戏曲家,但是,他们渐渐会明白在标准化知识教育条件下,他们或许会有其他选择,这是对未来职业准备的一种暗示。他们会感觉到未来是不确定的,未来或许是另外一种模样。这些是他们迈向职业前的准备,但是还远远不够,他们更多的时间还是留在了高职的课堂上,虽然,我们一再强调这是标准化知识教育条件下的课堂,是对小学、初中、高中教育的一种延续,但是,我们往往忽略了其中的变化。相比以往任何一阶段的教学,在高职教育阶段,相当比例的老师都在试图摸索新的课堂教学模式:基于学生的兴趣与禀赋特征,引导学生学习。这是一个没有具体学习目标的学习过程,在没有具体学习目标的情况下,教授完成一学期,乃至一学年、两学年的学习任务对大部分老师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往往不能脱俗——迎合学生的兴趣。这是高职学生从接受教育开始,第一次感受到老师和学校在迎合他们的兴趣,原来经历了高考的种种磨难,他们可以在大学阶段找回自己。
  学生学习压力下降,寻找新的途径释放自己,参加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老师授课方式的转变,以上的三种变化意味着高职学生的全面自我觉醒,以前随着标准化知识教育一路奔跑的自我是他我,如今慢慢苏醒的自我是本我。

gzslib202205082120


版权所有:课程教育研究杂志 网站地图 最近更新
投稿邮箱:tougao@kcjyyj.com
第二批学术期刊,万方网收录,欢迎投稿!
国际标准刊号:ISSN2095-3089,国内统一刊号CN15-1362/G4